中國青年網

新聞

首頁 >> 時政 >> 正文

郫都年輕人接過鄉村振興接力棒——沿著總書記的足跡之四川篇

發稿時間:2022-06-21 05:52:00 作者: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鑫昕 雷顏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在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區,“種地”這個詞正在被一群年輕人重新定義。

  自稱“從未下過田”的李光菊,正以全新的模式挑戰“增產不增收”的困境;鄰村的易奉陽則以機械化為突破口,決心“讓老百姓看一下以后的農業怎么做”;馬術教練姚少雙回到家鄉青杠樹村,立志“盤活農村資源”……

  郫都區位于成都平原核心區。歷史上,這片千里沃野在都江堰的滋潤下,創造了富饒的農業文明。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郫都區唐昌街道戰旗村考察,對這里的鄉村振興寄予厚望。

  在戰旗村,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是加快農村發展、改善農民生活、推動城鄉一體化的重大戰略,要把發展現代農業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中之重,把生活富裕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中心任務,扎扎實實把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好。

  總書記的講話,在郫都青年的心中播下了振興鄉村的理想。總書記來村里考察時,李光菊和易奉陽就在不遠處的人群中。他們在現場真切感受到總書記對鄉村振興、糧食安全的關切。

  “這幾年,我們花大力氣搞非糧化整治,就是為了把耕地真正用在糧食生產上面,保障國家的糧食安全。”談起最近正在忙碌的工作,火花村黨委書記易奉陽說。

  但這并非易事。郫都區毗鄰成都中心城區,地理位置優越,耕地里種花木、種水果比種水稻掙錢。想讓農民放棄經濟價值更高的作物而改種水稻、玉米,需要有足夠的說服力,于是,這名33歲的年輕村支書決心用新的模式推動糧食種植。

  他們引入外部資源,摸索出了“國有平臺公司+村集體+家庭農場”的模式,讓機械化代替人力,使糧食生產不再像祖輩那樣拼苦力,讓農民看到了高效率的糧食生產方式。

  另外,全村通過發展烘干、冷鏈、加工等第二產業,及民宿、餐飲、研學等第三產業,實現集體經濟和村民個體的增收。經過兩年的努力,全村的糧食種植面積已經達到約1000畝。

  作為戰旗村黨委副書記兼團支部書記,李光菊則另辟蹊徑。他們引入現代農業企業種植藜麥等高附加值的糧食作物,既保障了糧食生產,也提高了種地的附加產出,農民也樂意把耕地用來種糧食。

  近年來,郫都區啟動了青耀鄉村“十百千萬”工程,通過實施示范點引領、領頭雁培育、歸巢燕引回、新農人柔引四大行動,打造了10個青創服務小站,孵化成立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發展促進會,吸納、培育了100名青年致富帶頭人,輻射帶動1000余名青年人才返鄉就業創業。

  此外,“青春志愿·靚在鄉村”等志愿服務項目吸引了1萬余名大學生下鄉實踐。廣大青年踴躍投身鄉村振興事業,立志在土地上寫好鄉村振興大文章的青年越來越多。

  楊濤就是在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發展促進會主辦的沙龍上找到創業機會的。在交流中,他得知成都市正在圍繞川西特有的林盤風貌發展鄉村旅游,還了解到郫都區安德鎮廣福村恰好有這樣的招商項目,于是決定在那里投資。

  如今,楊濤在當地打造的泥巴小院鄉村主題文創體驗園,以火鍋為主要消費業態,并融入郫都林盤特色、廣福韭菜文化,還帶動周邊農戶30余人在家門口就業增收,項目預計每年向村集體分紅近15萬元。

  年輕人的不斷加入,給郫都區的鄉村注入了活力。90后姚少雙是一名馬術教練,后來自己創辦了馬術俱樂部。2016年,他一頭扎進了鄉村振興事業。

  “當時村里大力發展鄉村旅游,成都市區來的近郊游客常常把村里堵得水泄不通。”姚少雙說,每年百萬人次的游客量讓他看到了鄉村發展的機會。但他也注意到,游客們游玩之后卻沒能帶點東西走,旅游經濟的潛力還有待挖掘。

  于是,他發動村里的31名年輕人,組建了鄉村旅游合作社,開發更具體驗感的旅游項目,比如讓游客體驗傳統的榨油工藝,還開發了菜籽油、老酒等農特產品,“讓游客后備箱裝滿了走”。

  姚少雙說,合作社成員都是村里一批有能力、有情懷、有志于家鄉發展的年輕人。他自己則被推選為郫都區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發展促進會會長。

  作為會長,姚少雙期待著年輕的同仁能給鄉村發展帶來更多的新思路。比如,他們最近正在研究啟動村里的露營經濟,讓城里的游客在村里有更好的游覽、消費體驗。

  “這些都是老一輩農人所想象不到的發展場景,青年要把鄉村振興的這一棒接好。”姚少雙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鑫昕 實習生 雷顏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hz
 
无码丰满熟妇视频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